<strike id="s2peg"><bdo id="s2peg"></bdo></strike>
<nav id="s2peg"></nav>
<tbody id="s2peg"></tbody><dd id="s2peg"></dd>
<rp id="s2peg"></rp>

  • <dd id="s2peg"><track id="s2peg"></track></dd><button id="s2peg"></button>
    <dd id="s2peg"><pre id="s2peg"></pre></dd>
    <rp id="s2peg"><acronym id="s2peg"></acronym></rp><em id="s2peg"><tr id="s2peg"></tr></em>
  • <span id="s2peg"></span>

    區塊鏈可以給農業帶來什么變化?這或許是最通俗易懂的解讀

    文章作者:中農網

    寫在前面

    很多人誤認為區塊鏈就是“發幣”,尤其比特幣招來的各種非議,讓區塊鏈成了背鍋俠。中農網CEO孫煒在我國首個繭絲區塊鏈項目發布會上說到:“人們對新技術非理性的狂熱,夾雜著投機的氛圍和快速成功的幻想,往往讓新的技術快速迭代甚至扭曲化”。 區塊鏈是一項新技術,它不等于虛擬貨幣。就像互聯網,我們依然不排除壞人會利用互聯網做惡,但互聯網本身是一項利于人類進步的技術。 因此,本文不探討幣圈問題,只向大家介紹區塊鏈在農業中的實際應用,希望幫助從業者理解它在現實商業中的實用價值。


    01為什么農業難?看不見的交易成本


    諾貝爾經濟學家羅納德·科斯,是新制度經濟學的鼻祖,他有一個著名的科斯定理:只要財產權是明確的,并且交易成本為零或者很小,那么,無論在開始時將財產權賦予誰,市場均衡的最終結果都是有效率的,實現資源配置的帕雷托最優。

    科斯定理有兩個關鍵詞:一個是“明確產權”,一個是“交易成本”。我們通俗的理解就是在產權明確的前提條件下,交易成本越小,市場效率越高。

    舉個栗子:

    A:老張在北京開了一個生鮮超市,代號為“A”;

    B:老李是一個批發商,駐地在北京新發地,代號是“B”;

    某天,A緊急需要一車優質的蘋果,但能支付的買價比較低。碰巧的是,這一天,B在新發地的庫房里恰好有一車同樣品質的蘋果,而售價又能接受。于是,A與B在沒有考察驗貨和討價還價的前提下,在第一時間就完成了交易。B在第一時間,將貨拉到了A的門店。市場的結果是,AB都很滿意,而且居民在第一時間買到了新鮮好吃的蘋果。

    其實,這是一個理想中的完美交易,這個交易簡單而高效,無論對于A還是對于B,彼此溝通、談判、交付的成本都很低,是供需雙方的高效匹配與對接。

    然而,在現實世界中,幾乎不存在這樣的交易,供需雙方在實際的交易中,其實隱藏了一筆巨大的交易成本。

    A與B如果達成理想中的交易,需要具備幾個現實條件:

    第一, 老張首先要知道老李這里有貨,即老張需要有直效的信息渠道;

    第二, 老李的貨能完全匹配老張的需求,即蘋果的產地、品種、大小、等級、新鮮度、口感、包裝等組合信息,能完全匹配需求方;

    第三, 彼此認同這個“價格”;

    第四, 當天要有配送車,能快速滿足及時性需要;

    因此,在現實中做到簡單而高效的理想交易,至少需要以上四個條件的耦合,其中任何一個條件不符合,都將終結這筆交易,或者影響彼此的交易效率。

    然而,更為現實的是,一筆交易的背后,絕不是只有AB兩種身份,還有C/D/E等不同角色。尤其對于我國大宗農產品的流通,產銷分離現象突出,供需信息不夠透明,產業鏈上下游的層級多而復雜,導致交易關系復雜、交易鏈條過長,結果是市場效率低下。

    現實中: B只是一個批發商,他手里并沒有現貨,他需要從新疆阿克蘇調貨,于是B找到了阿克蘇地區的某位經紀人(或批發商)C,經過一番討價還價后確定交易,于是C張羅了一批人到果農那里收蘋果,然后集中到一家蘋果工廠D那里進行清洗、分級、分揀和打包,然后再找到車輛長途運輸到北京。期間,B可能還會親自到阿克蘇進行考察和驗貨。(該交易場景僅是實際場景中的一種,僅供參考)

    所以,整個交易鏈是這樣的:

    ·現實中的交易鏈


    北京居民吃到一個蘋果,至少需要四級渠道才能買到。每個層級的交易都將是一場關于信用和價格的談判,在整個交易鏈中,我們至少增加了四項隱形的交易成本:

    ①信息成本。 獲取上游供應信息的成本,比如從付費網站獲取或熟人推薦等;

    ②信用成本。 為確認TA是一位靠譜的供應商,所付出的時間和精力投入;

    ③談判成本。 為確認“貨真價實”所付出的各項成本,比如商務考察、價格談判等;

    ④政策成本。 政策變動導致的成本浮動等;

    以上四點構成了我們看不見摸不著的交易成本。我們如何理解交易成本?狹義上看,是一項交易所花費的時間和精力。有時這種成本會很高,比如當一項交易涉及不同地點的多個交易參與者時。廣義上看,是協商談判和履行協議所需的各種資源的使用,包括制定談判策略所需信息的成本,談判所花的時間,以及防止談判各方欺騙行為的成本。

    按照科斯定律,交易關系越復雜,交流鏈條越長,交易成本越高。這也是,我們在現實中做生意,為什么愿意選擇熟人的主要原因,因為熟人可以幫助我們降低信息、信用、談判等各項成本,就算價格高點兒,大家依然愿意做熟人生意,一句話就是“省事兒”。

    現實中: 蘋果售價10塊/斤,進貨價是5塊,物流成本是1塊,人員成本是1塊,因此賬面上會有3塊/斤的毛利(假如只有物流和人員兩項可見成本)。賬面上,每斤蘋果確實是賺了3塊錢,但在現實中,我們為了這3塊錢,所付出的交易成本卻非常高,它隱藏在整個交易過程中,不體現在賬面上,卻讓我們疲憊不堪。

    這也是我們總是認為農業難搞、難賺錢,在經濟層面的另一種解讀。因此,搞農業,如果不是因為“愛”,還是要謹慎進入。


    02“錢”為什么不愿意幫你?付不起的信用代價


    清華大學中國農村研究院副院長張紅宇(原農業部政策與法規司司長),在最近的一次公開演講中一再強調:農村金融難,但必須要破解。

    舉個栗子:

    在理想的世界里:老張是買方,手里有1000萬元的現金,老李是賣方,他有一批價值1000萬元的貨,那么,老張和老李可以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交易很快達成。

    但是,在現實的世界里,這樣的交易幾乎不存在。

    老張開生鮮超市,正在高速發展期,一面要擴張生意,一面要有足夠的貨源,他根本拿不出1000萬的現金。因此,他的實際情況是需要借1000萬流動資金。他有幾種途徑獲得這筆資金:朋友借款、銀行貸款、社會融資或者高利貸。實際上,這幾種方案都行不通,比如,傳統銀行根本不可能給流動資金貸款,除非抵押房產。

    在現貨交易的市場里,還有一種供應鏈金融的解決方案,即金融機構確認你是一個可靠的生意人,確實有周轉資金需求,并確認你具備償還能力,它就可以通過貨物抵押的方式給你貸款。

    華邦科技是一家提供供應鏈金融、融資租賃、資產管理等全方面金融解決方案的企業,其CEO曹剛說,實施供應鏈金融最大的風險是虛假交易,因此日常最重要的一塊工作就是確認交易的真實性。

    京東數科數據農信負責人那存寶音,為了給農業中小企業實施貸款,經常跑到農村一線實地調研,經常碰到同一批資產或貨物,被多個金融機構重復抵押的情況。

    因此,金融機構為了降低風險,通常開展大量的基礎調研和數據搜集工作,包括核心企業數據及經營數據、資產情況、核心人員信息、甚至家庭資產等數據。

    借用華邦科技CEO曹剛的話來描述,為了確認交易的真實性和可控性,他們需要一個完整的數據拼圖,只有零散的數據被拼湊在一起,組成一個完整的數據模型,才能做出最終的分析和判斷,才能決策是否要放款以及放款金額。

    其實,這個工作量是巨大的,而且經常遇到數據不完整帶來的判斷風險。對于金融機構而言,他們獲取企業“信用”的交易成本同樣非常高。

    同樣1000萬資金,對于金融機構其實有更優選擇:

    貸款給農業企業,有30萬的成本,而收益僅有10%;但,投放在其他領域,成本只有10萬,收益卻高達25%,如果投資到房地產,甚至有翻倍的收益。放貸給“農業”和放貸給“地產”,所產生的收益和效率大相徑庭。

    優化產業鏈,降低交易成本,提高交易效率,實現社會資源的高效配置,這是市場發展的必然選擇。區塊鏈的出現,恰恰滿足了我們對理想交易的“欲望”。


    03為什么選擇區塊鏈?上下游共建信譽池


    區塊鏈是一項新技術,更是一種思維模型。

    百度百科的解釋是,區塊鏈是分布式數據存儲、點對點傳輸、共識機制、加密算法等計算機技術的新型應用模式,它本質上是一個去中心化的數據庫。

    這個去中心化的數據庫,是一個分布式的記賬方式,產業鏈上所有的“人、貨、場”,都將被數據化后記錄在“賬本”上,所有交易信息都將被記憶,且不可篡改。

    逐一列舉:

    1、人的數據將被登記,比如身份信息、家庭背景、資產情況等;

    2、貨的數據將被登記,比如數量、重量、屬地、規格、大小等;

    3、場的數據將被登記,比如地點、倉庫、規模、溫度、濕度等;

    而且,串聯“人貨場”的數據也將被登記,比如關于貨物、倉儲、車輛的產權數據,以及物流司機的數據,甚至門口保安的數據,都將被上鏈登記。

    即使我們是陌生人,都會被編織在一張信息網里,真實的交易行為可以使交易雙方互為”增信“,虛假交易也很容易被追溯發現,騙子無可遁藏,這張信息網就變成了一個信譽池。

    既然,上鏈的人、貨、場都在同一個信譽池中,那么上下游的交易將變得簡單可信而且安全,金融機構給企業貸款的風險將大大降低,惠及面將更廣。

    其實,不要以為區塊鏈距離我們很遠,現實生活中,我們早已被悄悄的“區塊鏈”。

    舉個栗子:

    淘寶“花唄”,淘寶憑什么敢給你授信8000元讓你買買買?背后也是區塊鏈邏輯。

    你在淘寶的眼里并不是一個人,而是億萬組數據中的一組,這組數據包含了你過往的消費記錄、身份信息、銀行信息、家庭信息、資產狀況等。這些數據共同組成了一幅關于你的數據拼圖,淘寶會根據這幅拼圖,以數據算法,決定是否給你授信以及授信額度。

    淘寶怕你不還錢嗎?根本不怕。因為,如果你違約,首先阿里的各大生態企業會拒絕你,支付寶可能不能用,銀行卡或許被凍結,意味著你的吃、住、行將受到限制,在高度互聯網化的今天,違約者瞬間會變成一個“廢人”。而且,這個不好的信譽可能一生不可篡改。想想都覺得可怕。

    所以,馬云說,未來將是一個信譽社會。隨著社會信用生態的數據化建設,信用注定越來越透明,商業注定越來越高效。


    04中農網發布我國第一個繭絲區塊鏈項目


    中農網是我國領先的農業B2B平臺企業,已經為全國超過7萬家客戶提供了服務,平臺 GMV突破887億元。中農網CEO孫煒認為,我國目前正是一個技術、產業、社會、金融進入價值大交叉的時代,定制化正在替代規?;?,個性化正在替代標準化,智能化正在替代程序化,數字化正在替代實物化。

    中農網創立九年來,不斷思考服務的本質,致力于打造簡單可信、長期共建的生態關系,區塊鏈的出現,恰恰符合了中農網對新技術應用的初衷。

    中農網試點的第一個品類是“繭絲”,并于1月11日在廣西南寧隆重發布了我國首個繭絲區塊鏈項目。中國絲綢協會副會長、廣西繭絲綢行業協會會長蘭樹思介紹了行業現狀:

    第一,我國繭絲綢行業供需信息不對等,這是一個大問題。

    第二,從業者家底比較薄,周轉資金方面也是個大問題。

    蘭會長提到,雖然我們從農民到政府推廣種桑養蠶,但是需要什么樣的原料,生產什么樣的產品,都具有一定的盲目性。從金融方面,很多企業得到資金,辦了廠房后流動資金就很少,但是蠶繭季節性很強,季節來的時候必須大量存蠶,流動資金有困難。然而,傳統銀行卻解決不了,因為涉及到質押問題和誠信問題,這是行業比較突出的大問題。

    基于信用和安全的區塊鏈可以幫助我們實現理想中的交易,實現理想的第一步就是將產業鏈中的“人、貨、場”全部數據化,即上鏈。人與企業將數據化,設施設備將數據化,產品標準將數據化,信用體系將數據化。

    上鏈后變化:

    1、每一家企業都真實可信,數據一目了然;

    2、每一筆交易都真實可見,數據一目了然;

    3、每一批產品都真實可控,數據一目了然;

    4、每一筆資金都真實可用,數據一目了然;

    那么,我們上鏈后,上下游交易將發生怎樣的變化?

    第一,雙方交易將變得簡單。

    無論是人還是貨,都已經建立了可信的數據庫,交易信息公開透明。因此,信息不對稱問題,交易成本高問題,都將得到大大優化,市場效率將大大提升?;蛟S有這么一種場景,陌生人在不見面的情況下,可以自由交易。

    第二,農業貸款將變得容易。

    金融機構的效率將大大提升,通過真實的交易和可控的貨物和價格,金融機構將惠及更多農業企業和從業者。企業甚至可以憑借“應收賬款”解決資金難題?;蛟S有這么一種場景,金融機構只需要通過電腦和物聯網設備,就可以安心放款。

    最后,我們一句話總結區塊鏈的實用價值:用可信的數據鏈接了一個真實的交易場景,在這個場景里,產業鏈上下游的企業將足夠簡單和高效地做生意。

    1月11日中農網發布了我國第一個 《農業產業區塊鏈白皮書》

    白皮書詳細分析了我國大農業的普遍問題、傳統農產品流通中的痛點,以及區塊鏈帶來的效益優化,并詳細解析了中農網利用物聯網和區塊鏈技術高效整合產業鏈的應用案例。

    希望本文對業界有所啟發,期待與有識之士繼續探索區塊鏈在農業中的應用價值,助推我國農業的轉型與升級。


    自由兑现棋牌